涉英——这不是一则感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所有『好人』都能得到happy ending的故事。」

 


桃杏淡淡的残香在风中缱绻,不舍离去,夏初的午后,阳光洒在绿叶河畔,芙蓉菡萏悠閒飘荡。

 


苍白的指尖捏著泛黄的书页角落,像是快褪色般的淡金色发丝在太阳的照射下,熠熠发着光,像当年还待在舞台上,对着台下人勾起谦和微笑的他、尊贵又华丽的他。

 


微风又带来了阵阵花香,吹走了春意,柔柔的拂过脸庞,他缓缓翻开书本的第一页——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名为梦之咲的王国,所有人都向往到那里去,他们认为那是个如梦似幻的地方,是仙境!是桃花源!

 


「欢迎来到我的恶之帝国——梦之咲。」

 


他们都错了——只有王国里的人才会知道,这是一个多么残忍,如同地狱般的「美丽王国」。

 


人民被迫的做自己不喜欢的事、被迫的笑、被迫的拿自己的生命为皇帝讴歌。

 


像是恼人的小虫子——或许连虫子都称不上,因为他们不被重视,不被放在眼底,他们被蹂躏、被践踏,待到一无用处时,又被狠戾的残杀掉。

 


终于,在这个不平等的王国中,有人要代表正义,挺身反抗强权,那些人挥舞着象征光荣胜利的旗帜,誓死要打败王座上狂妄的恶人。

 


「居上位者太过得意,他们不会知道,弱者的挣扎向来血腥。」

 


——可惜,他们的皇帝是「天祥院英智」。

 


一个原在泥沼里的人,把那些投给他怜悯视线的人都一一扯进了泥沼里,然后踩着他们,篡位成为了现在的皇帝。

 


也许他才是那个弱者、那个垂死挣扎的人、那个让王国染上腥风血雨的人。

 


只是将还淌着血的伤痕隐藏在织锦皇袍底下。

 


明明知道被讨伐的是自己,却还是加速了革命的速度,想要由自己来终结自己。

 


「他是所有人打从心底憎恶著的恶皇帝。」

 


优雅的端着杯具,啜了一口还冒著热气的红茶,皇帝陛下兀自站在窗前,碧眸从高处鸟瞰鼓噪的人群,他泰然自若,态度平稳的仿佛只是在观赏一出音乐剧——不过,是可笑的闹剧、是革命。

 


「真是有活力的人们呢!小蝼蚁用尽微薄之力来博得皇帝陛下开心!」皇帝的小丑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幸灾乐祸般开口,「可惜皇帝陛下不适合观看这种庸俗的东西——看着我吧!皇帝陛下!看着你的小丑!日日树涉精采的表演比外头好看多了! 」

 


天祥院英智转头,日日树涉突然现身并没有让他感到惊讶,他莞尔一笑,「我也想要亲眼见证终局,前方是深渊、后方是地狱,那么我只能选择其一,面带笑容跳下去。」

 


当你凝视著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而天祥院英智似乎无所畏惧,他把自己容进了深渊、他变成了深渊、他吞噬了深渊——代价是,他遗失了自己、也遗失了光明。

 


「皇帝陛下的一言一行都非常的Amazing呢!不愧是统治梦之咲王国的不败皇帝。 」日日树涉把玩着手里的嫣红玫瑰,漫不经心的说道。「你在自寻死路呢?我亲爱的皇帝。」

 


天祥院英智放下茶杯,偏头望向自己的小丑,「那,涉要一起吗?」

 


——你要陪我一起踏上死亡的不归路、投向死神的怀抱吗?

 


日日树涉紫色瞳仁促狭一转,随即开怀大笑,「当然——我的陛下!说好要陪你一起走下去!若这是你的愿望,那我也会奉陪到底! 」

 


魔鬼对浮士德宣告,我在今世甘心服侍你,不休止的由你指使;我们若在来生再见,你就要做我的仆人。

 


「那真是、太好了呢。」

 


他露出了,有点哀伤的笑。

 


像是把所有埋藏在心底的苦涩都狠狠刨挖出来,在硬生生的吞咽下去一样。

 


因为他说不出口。

 


「童话故事里的坏人不被赋予诉说痛苦过去的权利,他们永远只能被唾弃、被辱骂,他们得不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他们也不被允许去得到,任何反派角色都不行。」

 


谁叹了一口气,被外面的喧闹和抗争的声音给掩盖过去。

 


「你很痛苦吗?」

 


「不,」尽管只是自欺欺人的想要说服自己,「我是最乐在其中的人喔?」

 


「如果你很痛苦的话、如果你很悲伤的话,就舍弃那些璀璨光辉、舍弃你的皇冠,那些光辉太灼热、皇冠太沉重,忍受不了的话,就不顾一切的割舍掉,没有人会责怪你,你也不必自怨自艾。」

 


若是有一天也能放下肩上重担的话——

 


「相信你的小丑能够帮助你,脱离这个已经腐败的地方。」日日树涉朝天祥院英智伸出手,「如果你愿意相信,我说过吧?闭上眼睛数到三秒,小丑会带你离开,只要你和我说,你想要去哪里。」

 


天祥院英智犹豫著,伸出的手有些颤抖,却坚定的闭上了双眼。

 


「一。」

 


手被紧紧的握住,从另一个掌心传递来,令人感到踏实又安心的温度。

 


「二。」

 


他倏地笑了,听到他的笑声,天祥院英智也跟著勾起笑。

 


「三——」

 


王座垮了,尸骨遍布。

 


梦之咲王国的暴君和他的小丑突然消失,革命者成为了下一任掌权人,他们立志要打造一个公平的王国,让所有人能笑着过每一天。

 


没有人因为强权而哭泣、没有人会再受到欺压。

 


於是大家高喊着、大家欢呼、大家唱歌,手舞足蹈、乐不可支。

 


革命者被称呼为英雄,被歌颂、被赞扬。

 


他们合奏出了动人耀眼的乐曲。

 


「坏人消失了,从此之后,王国里的人民都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阖上书本,故事结束。

 


「迎来了快乐结局,众人却忘记了皇帝和小丑,那个他们一味认定的恶人。」

 


白雪公主里的坏皇后、仙履奇缘里的坏继母、睡美人里的坏女巫……所有破坏幸福的人都必须面临坏人该遭受到的报应。

 


「其实他们也是受害者、被剥夺了幸福的可怜人,他们也在透过自己的方式争取让自己幸福的权利,手段也许黑暗了点,但是他们也是逼不得已。」

 

然而,没有人会晓得。

 


你认为,他们会喜欢这个反派角色、会喜欢自己吗?

 

 


 

 


「亲爱的陛下,你想去哪里呢?」

 


「……我想去一个,没有小丑和皇帝的地方。」

 


我是天祥院英智,他是日日树涉。

 


带我去一个,只有那两个人的地方吧?

 


就算不是光鲜亮丽的舞台也可以。

 


涉是魔法师喔?他会有办法的。

 


总会有办法让哭泣的人破涕为笑;总会有办法让愁眉苦脸的人展露笑颜;总会有办法把我拉出深渊;总会有办法在三秒内送我去一个安心的地方。

 


或许只要他一个拥抱吧?

 


但是他总会有办法的。

 

 


 

 


在某一个名为梦之咲学园的地方,革命的凯歌也奏响了。

 


有人要推翻暴政;有人要来改变一切,推动这个生锈了的老旧时钟,朝新时代迈进。

 


那个皇帝曾是梦之咲的光。

 


当他灭亡时,却又让其他人得到了救赎。

 


而现在,该换別人替梦之咲指引希望。

 


其实皇帝陛下也渴望被谁救赎,於是催化了这场革命,让自己能尽早脱离。

 


是不是也该有人去关心一下,血淋淋又赤裸裸的真心?

 


是不是也该有人去帮皇帝陛下谱出幸福快乐的结局?

 

 

 


「这是一个,『坏人』也能得到happy ending的故事。」

 


但是,很可惜的,这却不是什么令人感动的故事。

 


——那么,你还会满意这个故事吗?

 

 

 


后记:


这篇是以学生会是「反派角色」来写出来的。


可能是我太偏激,总之我认为合奏小说给我带来的就是这种感觉,学生会是反派,所以Ts要掀起革命打败学生会


深入一点来说,其实是天祥院英智他这个人为了让Ts把他打败,所以自己扮坏人。


一定会有人不了解,但是我不认为不了解的人在「黑」英智,我不会认为英智所做的一切皆正确,他用自己的方式在追求幸福,尽管可能不是一条光明路,他希望自己得到救赎,於是催化这场革命,让Ts打败自己……的这种感觉


这是以我自己的观点,我英智p,我当然护航,我只是觉得,但是万一有人是从小说开始接触合奏的,他们不会想那么多,所有会不会觉得学生会真的是大坏人,然后去讨厌他们?

我不希望看到这种事情出现。


我也说过了我的所有文都是写自己想写的东西,我真心希望这篇文能确切表达出我心里想说的一切


他们不是坏人,他们也是爱着学园的,每个人都会用不同的方式去表现,像是每个人用不同方式去追逐自己的幸福。


想想小时候看过的童话书,我没有看过任何一本反派角色有快乐结局的


最后谢谢你看到这里,因为这篇的后记要传达的话太多了,我不是高冷,我是逗比

 


老话可以来fb找我玩>>>搜寻琪朵


有感想都欢迎和我说


琪朵Macchiato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