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有没有听说过光棍节虐狗的卦?

※沿用上次的老师设定


喻文州抱着课本走进教室,就被教室裡的景象给吓得不轻,几乎一半的女同学瞪着他看,他无奈的笑了笑。「说,你们今天又怎麽了?」

「老师,你知道今天是几月几号吗?」上次偷拍被发现的女孩子问。

「怎麽了?不是情人节吧?」

「不是,是更可怕的,」那妹子一脸从容就义的道,「光棍节。」

得了,了不起。

喻文州的微笑灿了几分,不,那女孩子心想,一定是我看错了。

「所以呢?妳们想干嘛?」

「就想问问老师有什麽计划,光棍节惊喜,反攻啊还是什麽的?」

喻文州:「^ _ ^」

「啊——不不不,当我什麽都没说,老师您快上课吧。」妹子乖乖的坐下,拿起国文课本摊在桌上。

「这节是数学课。」喻文州手指敲了敲她的课本,妹子慌忙把桌上的国文课本收起来,憋着一张脸从书包裡挖出数学课本。


喻老师,我告诉你,你这个样子在我们学校是要被杰希老师日的。


-


「老师,你知道今天是什麽日子吗?」妹子一看见王杰希走进教室噼头就问。

王杰希挑了挑眉,想知道这票以自己和喻文州拿去当文章主角——还是那种会被和谐的乱七八糟的那种文,他想知道她们又要搞什麽鬼。身为一个国文老师,他就只知道她们文笔挺不错,但他不是健教老师,他不能确定那些文裡的内容emmm…….那种内容正不正确。

「今天是日本的POCKY DAY!」妹子从抽屉裡拿出一盒巧克力味的Pocky,「就送给老师了,祝你和喻老师百年好合早生⋯⋯啊不是,不要太感谢我啊!如果真的要感谢我,就让我国文及格吧。」

王杰希觉得自己右眼皮在跳,这真不是黄少天上身?远在——其实就在隔壁的黄少天老师打了一个喷嚏。

王杰希手裡还一叠改完的作文纸呢,他板着脸,「妳说,妳的作文为什麽不能写得像妳网路文章那样好?」

「那哪能比啊王老师?」妹子不满的咋舌,「我能在作文纸上写(哔——)还是(哔——)吗?」

还有自动消音这种骚操作,这妮子是人才了。听完她的话,王杰希扭头去看她同桌,「知道了吧?作文纸上不能写那种东西。」

她同桌眨了眨眼,挤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啊⋯⋯那下次就写不会被屏蔽的⋯⋯」

王杰希表情僵了。

「啊⋯⋯那不然虐的?人家都说王喻好心分手⋯⋯」

「妳就不能好好写作文吗?」

「⋯⋯是。」

我委屈还是妳委屈?王杰希心忖。

他接过那盒Pocky,走回讲台上,「好了,上课。」

-


他下课的时候在教室门口停了下来,「你们知道今天还是什麽节吗?」

班上人懵住,几个妹子瞬间反应过来,答光棍节。

王杰希又道,「妳知道光棍节要干嘛吗?——虐狗。」他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教室。


妳知道光棍节要干嘛吗?虐狗。

光棍节要干嘛吗?虐狗。

要干嘛吗?虐狗。

吗?虐狗。

虐狗。

狗。


行,我觉得可以,一百分。你知道狗也要有狗权吗?

不行,你闻那恋爱的酸臭味要来污染我们单身狗的芬芳,我怂了。


-


「你们班的女孩子送我一盒Pocky 。」王杰希走进教师办公室裡,和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说。

「喔?那麽好呀。」喻文州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不愧是王老师,学生都喜欢你嘛。」

装,你儘管装。王杰希也不动声色,「要吗?」

「那我就不客气了啊?」

喻文州抽出一根饼乾棒,叼在嘴裡啃,手边还忙着改作业。

「喻老师,」喻文州听见,抬起头,王杰希就凑过来咬掉他剩下的那截饼乾棒。

「做什麽呢?饼乾在你手裡了还来抢我的。」喻文州笑骂,但说话的语气都温软下去了。

办公室裡的其他老师眼观鼻,鼻观心,不去接这盆大狗粮。


叶修手裡捏着他的烟,学校嘛!不能抽烟的,他嘴裡喃喃自语,怕是在和自己的烟说话,「宝贝儿,别去理他们,一个大小眼一个手残正好送作堆。」

「你是不是脑子有洞啊。」方锐听见他在和烟对话,朝他翻白眼。

「一边玩沙去,那边再闪,哥也要秀一波。」

方锐闻言,抬头去看王杰希和喻文州,又把头缩回来,「辣眼睛!他俩什麽时候搞上的?」

叶修鄙夷的瞥了他一眼,「多关心一下同事,哪天他们扯証了就别吓死你。」

方锐没好气的说:「那你同事啊?虐狗不看场合,叉出去。」

喻文州一点一点咬着饼乾棒,另一隻手还拿着一根,朝叶修那个方向点了点,「他们在看我们。」

王杰希抓住他挥动的手腕,拉到自己面前咬掉饼乾,「给他看。」

王杰希拿着饼乾包装去丢掉,绕到了叶修面前,淡淡的道,「吃个饼乾,不过分吧。」

叶修咬着烟,当然没点上,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斜眼就看喻文州冲着他温和的莞尔。


-


过会儿我们在看看王杰希和喻文州在干嘛⋯⋯唉!算了,没眼看。



后记:

是,我大概是裡面字数最少的吧(望天)

表白所有参与活动的太太!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