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喻——极夜(一)

※架空吸血鬼设定

1、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

浓稠的夜色中,似乎连流动的空气都黏和在一起,树林的枝桠遮遮掩掩,潜伏在深处的生物正等待着猎物上门,伺机而动。


象牙白的歌德式建筑静静的矗在夜色当中,银光洒落,让整栋建筑在黑幕裡看起来像是在发光似的,更衬得它华美,却又庄重肃穆。


教堂的大门被由内往外推开,斗篷的兜帽掩住来人人的面容,用手整了整兜帽,才抬脚步入墨黑色,彷彿没有尽头的林间小路中。


十一世纪的欧洲,异端横行,危害人类。异端为该隐的后代,本该被放逐,如今又和亚当的后代溷杂在一起,为了人类的安全,教庭各个宗老们议会着要如何一举歼灭异端,并且为了抢回圣地,耶路撒冷,徵招年轻男子,筹组十字军准备东征,夺回圣地。


他刚刚便是在大教堂中,静静的聆听老者们用饱经岁月沧桑洗鍊的沙哑声音,徐徐讨论着沉重的议题。他并没有开口插入他们的对话,事实上,他原本连坐在这裡的资格都没有,只是眼眸微微敛起,看不出来他的表情是不是在笑,浑身散发出恬静安宁的温和气息。


十六、七岁的少年,长得白白淨淨,个性也很是温和,不过身处在这也没有他说话的馀地,便迳自沉默下去,直到散会,结果仍是不了了之,便有人提议明晚再聚,并邀约在当时十分有名分的三大贵族一起参与讨论,或许会有别的法子。他不予置评,悄悄的从未完全合上的大门离去。


今晚没有月光,倒是星星特别明亮,有颗星星特别显眼,其他星星相较起来都黯淡许多,但他不晓得那星星叫什麽名字,也不晓得把它和哪些星星串在一起会是什麽星座,那时的他只想着,星空很漂亮,嘴角也不自觉弯起,脚步便越发轻快起来。


风把他额际上,没被兜帽压住的浏海吹的凌乱,夹带着一股说不清的味儿给送来,甜甜的水果香裡又混着难闻的铁鏽味,他拧了拧眉,试图分辨味道是从哪来的,还没等他仔仔细细的分析个一回,答案就自己蹦出来晃过他眼前。


是一个男人,那两种味道就是他身上来的。


是花香,还有他身上分不出是他的,亦或另有其人的血。


当一个浑身是血感觉快死了的男人出现在你眼前,他的反应也可以说是十分冷静了。虽然不想摊上麻烦,但那什麽来着?神爱世人,该救的还是该救,总不能放人自生自灭。


就听「咚」的一声,那男人已经倒在地上了,幸好路面不是石头等质地硬的东西铺成的,否则可能他脑门又要再添一个洞。


他走上前去把男人搀扶起来,用他的手绕过自己的肩头,他一隻手也往他腋下穿过去固定住,男人和他大约相差一颗头,但倒也不会扶得太吃力,就这样走路一颠一颠的回到他家——其实也就一间小木屋而已。


木屋只有一扇窗,裡头的家具也没有说多详尽,不过该有的倒是都有了。


他把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也不管他看起来颇名贵的西装上尚未乾涸的血迹会不会弄髒床上的被单,他到一旁的小木柜中翻找有没有药品或包扎之类的东西,果真被他给翻到了,思考了半晌,先拿出生理食盐水打算先帮伤口消毒,却伫立在床前迟迟不敢动手。


该怎麽样?扒了人的衣服?会不会被当禽兽?


他心裡一横,伸手要扯开男人西装上的钮扣,手还没碰到就被一把抓住手腕。男人猛地睁开眼,对上了他惊讶的视线,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是的,那男人的两只眼不一样大,也算是大眼瞪小眼了。


男人放开他的手腕,看样子是打算离开,而且一句话都没说。


「你在回家的路上,有个男人从旁边的树丛冲出来,而且还全身是血的倒在路中间,你会怎麽做?」他微笑,笑得挺无害的,「你把他带回家要帮他处理伤口,他却一声不吭地要走人,你会有什麽想法?」


「⋯⋯」男人沉默,垂下脑袋看向自己身上的惨状,平静的道。「这不是我的血。」


「没事。」他依然笑得很和善,原本这年轻小伙子待人很是温和的,但现在眼裡却闪烁的有些狡黠的光点。「先生,我药都拿出来了,就意思意思一下?」


那男人最后也顺着他的意,乖乖把外套脱了,但坚持只有伤在左手臂,把袖子挽起让他上药,动作很慢、很轻,从男人的方向看过去,那扑搧着的眼睫给下眼睑抹上一层阴影,像有隻蝴蝶停憩在上头拍振着翅膀。


「好了。」他站起来把药品都收好,背过身去也不管那个男人要干嘛了,他听到男人的脚步声从自己背后晃过,开门、关门,他才转过身。


一隻玫瑰花静静的躺在他床上。


他曾经看过,这屋后再远一些的地方有一大片玫瑰花园,不知道是谁栽种的,他并不能完全认出它们的品种。但小时候母亲曾警告他别到哪裡去,因为那裡是异端群聚的地方,可他不听劝,去了一次,那记忆还很鲜明。


他想起教堂旁植的月季花,并把那隻玫瑰插在柜子上的空瓶子裡,明明和玫瑰花品种相似,但相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些。


二:http://yuki910603.lofter.com/post/1ea61305_11730e75
后记:

很久以前就想写的吸血鬼趴,写完这个开头后我就淡圈了()
这次回来把坑填完好了⋯⋯好久以前写的东西真的是惨不忍睹喔

下礼拜是升高一的第一次大考,我、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