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想畫靈魂畫手喻和無腦寵喻葉而已()

我這不冷,我這很熱

考完大考畫在歷史考卷上(。)

王喻——极夜(一)

※架空吸血鬼设定

1、

「凡祈求的,就得着;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

浓稠的夜色中,似乎连流动的空气都黏和在一起,树林的枝桠遮遮掩掩,潜伏在深处的生物正等待着猎物上门,伺机而动。


象牙白的歌德式建筑静静的矗在夜色当中,银光洒落,让整栋建筑在黑幕裡看起来像是在发光似的,更衬得它华美,却又庄重肃穆。


教堂的大门被由内往外推开,斗篷的兜帽掩住来人人的面容,用手整了整兜帽,才抬脚步入墨黑色,彷彿没有尽头的林间小路中。


十一世纪的欧洲,异端横行,危害人类。异端为该隐的后代,本该被放逐,如今又和亚当的后代溷杂在一起,为了人类的安全,教庭各个宗老们议会着要如何一举歼灭异端,并且为了抢回圣地,耶路撒冷,徵招年轻男子,筹组十字军准备东征,夺回圣地。


他刚刚便是在大教堂中,静静的聆听老者们用饱经岁月沧桑洗鍊的沙哑声音,徐徐讨论着沉重的议题。他并没有开口插入他们的对话,事实上,他原本连坐在这裡的资格都没有,只是眼眸微微敛起,看不出来他的表情是不是在笑,浑身散发出恬静安宁的温和气息。


十六、七岁的少年,长得白白淨淨,个性也很是温和,不过身处在这也没有他说话的馀地,便迳自沉默下去,直到散会,结果仍是不了了之,便有人提议明晚再聚,并邀约在当时十分有名分的三大贵族一起参与讨论,或许会有别的法子。他不予置评,悄悄的从未完全合上的大门离去。


今晚没有月光,倒是星星特别明亮,有颗星星特别显眼,其他星星相较起来都黯淡许多,但他不晓得那星星叫什麽名字,也不晓得把它和哪些星星串在一起会是什麽星座,那时的他只想着,星空很漂亮,嘴角也不自觉弯起,脚步便越发轻快起来。


风把他额际上,没被兜帽压住的浏海吹的凌乱,夹带着一股说不清的味儿给送来,甜甜的水果香裡又混着难闻的铁鏽味,他拧了拧眉,试图分辨味道是从哪来的,还没等他仔仔细细的分析个一回,答案就自己蹦出来晃过他眼前。


是一个男人,那两种味道就是他身上来的。


是花香,还有他身上分不出是他的,亦或另有其人的血。


当一个浑身是血感觉快死了的男人出现在你眼前,他的反应也可以说是十分冷静了。虽然不想摊上麻烦,但那什麽来着?神爱世人,该救的还是该救,总不能放人自生自灭。


就听「咚」的一声,那男人已经倒在地上了,幸好路面不是石头等质地硬的东西铺成的,否则可能他脑门又要再添一个洞。


他走上前去把男人搀扶起来,用他的手绕过自己的肩头,他一隻手也往他腋下穿过去固定住,男人和他大约相差一颗头,但倒也不会扶得太吃力,就这样走路一颠一颠的回到他家——其实也就一间小木屋而已。


木屋只有一扇窗,裡头的家具也没有说多详尽,不过该有的倒是都有了。


他把男人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也不管他看起来颇名贵的西装上尚未乾涸的血迹会不会弄髒床上的被单,他到一旁的小木柜中翻找有没有药品或包扎之类的东西,果真被他给翻到了,思考了半晌,先拿出生理食盐水打算先帮伤口消毒,却伫立在床前迟迟不敢动手。


该怎麽样?扒了人的衣服?会不会被当禽兽?


他心裡一横,伸手要扯开男人西装上的钮扣,手还没碰到就被一把抓住手腕。男人猛地睁开眼,对上了他惊讶的视线,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了一会,是的,那男人的两只眼不一样大,也算是大眼瞪小眼了。


男人放开他的手腕,看样子是打算离开,而且一句话都没说。


「你在回家的路上,有个男人从旁边的树丛冲出来,而且还全身是血的倒在路中间,你会怎麽做?」他微笑,笑得挺无害的,「你把他带回家要帮他处理伤口,他却一声不吭地要走人,你会有什麽想法?」


「⋯⋯」男人沉默,垂下脑袋看向自己身上的惨状,平静的道。「这不是我的血。」


「没事。」他依然笑得很和善,原本这年轻小伙子待人很是温和的,但现在眼裡却闪烁的有些狡黠的光点。「先生,我药都拿出来了,就意思意思一下?」


那男人最后也顺着他的意,乖乖把外套脱了,但坚持只有伤在左手臂,把袖子挽起让他上药,动作很慢、很轻,从男人的方向看过去,那扑搧着的眼睫给下眼睑抹上一层阴影,像有隻蝴蝶停憩在上头拍振着翅膀。


「好了。」他站起来把药品都收好,背过身去也不管那个男人要干嘛了,他听到男人的脚步声从自己背后晃过,开门、关门,他才转过身。


一隻玫瑰花静静的躺在他床上。


他曾经看过,这屋后再远一些的地方有一大片玫瑰花园,不知道是谁栽种的,他并不能完全认出它们的品种。但小时候母亲曾警告他别到哪裡去,因为那裡是异端群聚的地方,可他不听劝,去了一次,那记忆还很鲜明。


他想起教堂旁植的月季花,并把那隻玫瑰插在柜子上的空瓶子裡,明明和玫瑰花品种相似,但相比起来还是逊色了些。



后记:

很久以前就想写的吸血鬼趴,写完这个开头后我就淡圈了()
这次回来把坑填完好了⋯⋯好久以前写的东西真的是惨不忍睹喔

下礼拜是升高一的第一次大考,我、我爱学习,学习使我快乐(。)

叶喻——烟瘾

※私设


就像有些人喜欢吃甜的东西,久而久之就会糖分上瘾;而有些人喜欢苦的东西,每天都会静静细心品嚐一杯咖啡的滋味;还是其他想得到想不到的也好。


黑夜中明明灭灭的一点星光,是烟头的微弱火光,烟草味鑽进鼻腔,燃起的一缕细烟缭绕缱绻,扑散在空气中,挡住了视野,让眼前模煳成一片,并浓稠的和夜色和在一起。


那也是会上瘾的。


像他犯了的烟瘾。






咖啡馆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叶修会特意去的地方。


也大概是被那些女人硬是拉着扯着,才会陪她们去个几次。


而那是他第一次遇见喻文州。


那次是苏沐橙,大多时候也是她,拉着他大街小巷的绕,就说要去找她好朋友,楚云秀推荐给她的咖啡店,据说刚开不久,店面隐蔽在小巷弄裡,不管是咖啡还是蛋糕都很美味。


绕了很久,苏大小姐终于停下脚步,拿出手机点开楚云秀传给她的图片和眼前的建筑物做比对。


外头放着几株盆栽,绿意盎然,木头色屋簷和白色外牆,咖啡店的外观很朴素简约、不张扬。


「是了,就这了。」苏沐橙笑盈盈的推开面前的玻璃门,门上挂着一块小木牌,上面用漂亮的花体字写着「OPEN」。


叶修跟着走进店内,赶着彷彿小学生来郊游似的苏沐橙去找个位置坐了。


「你行吗⋯⋯」


「没事,就点个咖啡,还有什麽不行的?」他朝她摆了摆手,就迳自走到柜檯去了。


叶修抬头望向价目表上密密麻麻的各种咖啡名称,他愣了会,想起刚刚自己还自信满满的保证,就点个咖啡嘛⋯⋯


他瞅了一眼店员,他温和的笑着等叶修做决定,幸好这个时段的客人不多,不然这会让叶修觉得有些尴尬。


苏沐橙可能等得太久了,也不见叶修回来,便跑来柜檯,看叶修伫在那一副没法抉择的样子,她无奈的把他推走,「我来。」


叶修耸了耸肩,让到一旁。


苏沐橙略带歉意的朝店员点了点头,「两杯Mandheling。」


「请问要哪一种?」


苏沐橙愣怔,价目表上的确有两种「Mandheling」,她眼神飘了飘,与叶修相对上,便胡乱选了个。「那就,Umea Mandheling吧。」


「好的,那请稍等一下。」店员背过身去准备咖啡。也许也是因为客人不多的关係,店内的店员也才两三个而已。


她哼了哼,留下叶修一个人在柜檯前等咖啡,自己回位子上坐了。


店员将两杯咖啡放在檯面上,开口问了一句,「喝过这种咖啡吗?」


想当然耳,叶修怎麽可能喝过。


看他摇头,店员依然笑得很柔和,店内暖黄色的灯光抹在他的髮丝和好看的脸庞上。「这种咖啡适合深度烘焙,浓烈的口味也许很多人会无法接受,但若是加了糖或是奶精的话会冲散它原本的味道,不过如果仔细去品嚐的话,就会发现它奇妙的地方。」


说明白了点,就是有些苦。叶修暗忖,接过他递来的两杯咖啡。



他还记得当他喝了第一口,就被它苦得皱起整张脸,对面的苏沐橙表情也好看不到哪裡去,他才要抱怨什麽叫「有些苦」,就惊讶的发现到来自喉间淡淡涌上的一丝甘甜。


会回甘,像他讲话时的嗓音,温温软软的,尾音还有点哑,但好听,而且很暖,背景音乐是轻轻环绕在店裡的蓝调音乐。



咖啡馆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叶修会特意去的地方。


彷彿一深呼吸就会闻到烘焙咖啡豆的香气,似乎是上瘾了。



他只要有空就会往那裡去。


——像他犯了的烟瘾。





他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喻文州说他今天下午就下班了,所以叶修坐在这裡等他。


他从兜裡掏出烟盒,才想起在咖啡店裡头是不能抽烟的,在他等到想去外头抽支烟消磨时间时,喻文州坐到他对面来,自己面前一杯咖啡,也把另一杯推到他面前。


「Mandheling。」


叶修挑了挑眉,「不喝,太苦。」


「哎、叶修大大,我们还没交往之前你可是每次都点这个喝的。」


他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让喻文州忍不住想笑,「你喝看看这个,和你之前喝过的不一样。」


就当被喻文州骗一次,叶修抿了一口,视线与喻文州那双带着笑意的眼睛对上。「甜的?」


「嗯,同样的咖啡豆,只要烘焙的时间不一样,味道也不同,它烘焙久了就变甜了。」


不过还真是对这些咖啡没什麽兴趣的,叶修喝没几口,他烟瘾上來了,忽然站起身来,手攥着外套口袋裡的烟。「我去外头抽支烟,店裡头等你还不能抽。」


「喝完再去又没拖你多少时间。」


「唉⋯⋯外头抽支烟也不行啊?哥嘴裡閒得慌。」


「喝你的咖啡还会閒得慌啊?」他有些好气又好笑。


叶修只好坐回原位,伸手要去抓杯子,被喻文州按住手,喻文州的身子探过来,脸也凑过去亲的嘴。


叶修还没回过神,阳光从大片的玻璃窗洒进来,喻文州的脸被照得彷彿在闪闪发亮,他眼睛是闭着的,张开眼的时候,睫毛眨了眨像是蝴蝶扑搧着翅膀翩翩飞来,停憩在上头。


没有其他动作,只是淡淡的、蜻蜓点水般的亲吻,挺想去嚐嚐他嘴裡的咖啡味。


他莞尔,「怎样,还閒吗?」


「呵,心真髒啊⋯⋯」叶修调笑道,对上喻文州柔软的目光。


「彼此彼此。」他从喉间滚出ㄧ声笑,像打在咖啡裡的奶泡,混合成了卡布奇诺。


于是换叶修凑过去吻喻文州,而这次,他们都嚐到了对方舌尖上的咖啡味。


有点苦,有点甜。


就像爱情一样,慢慢的烘焙才能从苦转甜。


他明白了,他不是对咖啡上瘾。


真正让他上瘾的是喻文州。





叶修伸直手臂要去勾床头的烟盒,并小心的不去动到倚在他另一隻手臂上还没醒来的喻文州。


他把烟叼在嘴裡,再次伸出手去拿打火机。


忽觉手臂上的重量减轻,而他的手臂被枕得有些发麻,喻文州起身抽走他嘴裡的烟。


叶修颇无奈的看向喻文州。


他把玩起从叶修那抢来的烟,抬头瞄他一眼,笑得有些奸诈。「抽烟和上我选一个。」



——就像他犯了的烟瘾,早已经无法戒除。





后记:
原本打算安利班长看全职,但是他却说了对网游类型小说没兴趣,好想要指着他的脸跟他说全职不只是网游小说()

然后好想怒推身边的同好都吃我ㄧ波安利⋯⋯
边缘到没同好(。)































王喻——你说,喻王还是王喻^ _ ^

※第一人称「我」
※王喻老师设定

大家好,这是一个有关于我们班的两位老师的爱情,咳咳、没有,一个普通的故事。

首先,我要大声的告诉你们,我是我们数学老师的粉丝,数学老师他姓喻,名文苏,有没有!!!有没有!!!光听名字就知道他有多苏,不管什麽时候都挂着一个温柔的微笑、软糯的声音、还有他藏着笑意的眼睛。他啥都不要干,光站在讲台上就是一个大写的,苏!


好,其实他的名字叫作喻文州。文州老师我喜欢你!(笔芯)

再来,是我们国文老师王杰希,我基友就是杰希老师的粉。我们两票粉基本上是互黑的,常常心平气和的凑在一起讨论两个老师谁比较撩,讨论到最后就撕逼了,一言不合就对干,简单暴力我喜欢。(冷漠.jpg)



http://www.jianshu.com/p/fbb0c1f1f772

明明什麼都沒有就被屏,重發四次了⋯⋯

我可能脑子抽风⋯⋯也要一只河神喻
末两张原图

涉英——明天会是晴天的

※甜的,保证
※用「雨过天晴」写了一篇甜,一篇虐(虐篇王喻,可主頁找)


雨季来临。



外面在下着雨。



已经下了好几天了。



微风轻拉者雨丝飘摇,缀在外头的玫瑰花丛,花瓣上的盈盈水珠,是迷路的精灵在哭泣。泥土和草地的味道和湿气都渲染在空气裡,朦朦胧胧。



想要开启窗子,去嗅嗅外面的空气,幻想着会闻到来自远方的香气,可那些好闻的味道都被雨水打散在风裡;他还想像,也许能从雨裡闻到海水的咸味,但是那应该是不同的两个东西。



苍白的指尖隔着窗户描摹着雨水滑过的痕迹,他将额头也贴在没有温度的玻璃上,碧蓝色的眼睛直直盯着窗外,想像着雨后的晴天,会是跟他眸裡一样的景色。



就这样继续望着,也不晓得究竟在等着什麽出现在他的视线裡,雨滴在眼前落下,水滴在眼前滑过,一遍又一遍的同样场景。他轻轻敛上眼睛,整个世界忽然只剩下下雨的声音。



有点太无聊了。



这种天气并不适合出去晃晃;不适合在花园露台闻着花的馨香品嚐红茶;更不能奢望有人会愿意淋着雨,爬上你的窗,敲敲你的窗户,在你微微惊讶的打开窗户后,为你送上一朵白色的玫瑰花。



天祥院英智微笑,其实如果是日日树涉的话,或许就会这麽做喔?因为他总会做出让人无法预料的事嘛?



要不是雨下大了,所以月亮被盖在浓厚的乌云裡,不然那月光凉凉的透过窗子,照在天祥院英智的头顶,给他淡得要消失的浅金髮丝再蒙上ㄧ层暖黄色的光,这种景象是有多好看?



他坐在床沿,觉得有些困倦,便要躺着睡了。哗啦哗啦的声音是大自然演奏的乐章,像是一首安眠曲,维持着稳定的速度,而打断这场演出的是突如其来的雷鸣,响起的刹那也划开了他的睡意。



叩叩叩。



背对着窗,嘴角漾开弧度,埋在被窝裡的身体随着平稳的呼吸上下起伏,反倒是心脏却越跳越快,他告诉自己再冷静点,然后假装睡着了。



叩叩叩。



天祥院英智的窗户并没有锁上。



一隻白鸽跳上窗台,弯了弯头,身体被雨水弄湿,圆滚滚的眼睛对着裡头瞧,用牠的鸟喙啄了啄窗户,得不到回应又再啄了一次。



日日树涉的手后方探过来,温柔的捧起白鸽,另一隻手打开了窗户,鑽进屋子裡。



他并没有被雨淋湿,月白色的银髮还柔顺的随着他的动作晃动,似波光粼粼的湖面出现的一丝涟漪,那湖水还是天祥院英智眸裡的颜色。



「Amazing!亲爱的皇帝陛下,和爱丽丝小姐的茶会还开心吗?你的日日树涉来迎接你了!」



他走到床头,伸手就触碰得到对方的距离,床上的人还是没有半点动静,而日日树涉当然知道他在装睡,但是总有办法让他起来的。




「喔呀?看来是爱丽丝小姐准备的红茶比较好喝吗?皇帝陛下都捨不得离开仙境了呢!」



窝在被窝中,天祥院英智听见日日树涉的脚步声远离了他,他正好奇他的小丑又要搞什麽把戏,就又听见其他声音,水流的声音,像是把水倒进杯子裡那样,接着整个房间瀰漫着茶香。



「涉真是太狡猾了呢⋯⋯」天祥院英智笑着从棉被裡探出头来,起身接过日日树涉递过来的茶杯。



「叫醒假装睡着的睡美人——喔呀?是皇帝陛下,最好的方法就是ㄧ杯红茶呢?」



「那涉会是王子陛下吗?」



「很可惜,并不是呢!日日树涉是穿越暴风雨,把可怕的恶龙变成鸽子的小丑!」



「说到暴风雨⋯⋯涉从窗户进来,可是涉没有淋湿呢?这也是涉的魔法吗?」



「把惊喜说出来就一点都不有趣了喔?请把他当作是小丑的秘密,我会用更多惊喜来让皇帝陛下感到高兴!」



他退到窗户前面瞄了一眼,雨完全没有要停下的迹象。



这场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于是天祥院英智也擅自的想像,明天也会下雨、后天也是,却没有想过什麽时候会雨停。



「我们明天一起出去玩,好吗?」天祥院英智微笑。



「这是陛下的愿望吗?」



「嗯⋯⋯是喔?」



「当然!皇帝陛下的愿望就是我的愿望,小丑会尽力为你实现。」他将窗户推开一个缝隙,「那麽今夜便请皇帝陛下好好的睡,明天你的日日树涉会给你带来更多惊喜!」



天祥院英智原本要问他真的不需要ㄧ把伞吗,但话都还没说出口,日日树涉就已经隐没在夜色当中。



要是明天能是晴天的话就好了呢。天祥院英智不禁这样想。



但是他身边的人是日日树涉。



一直以来陪在他身边的都是日日树涉。



就算明天仍是狂风暴雨,看不见ㄧ丝丝曦微的光亮,刚步出屋外就会被太张狂的雨水打湿衣襟。



这样似乎也没关係。



不晓得雨什麽时候会停。



但就算天气预报跟人们说,明天也会下雨。





他的日日树涉也会告诉他,明天会是晴天的。




后记:

哇好心累⋯⋯原来写我cp洒狗粮是件那麽心累的事

写不出甜文的琪朵十分哀桑⋯⋯


最近隐没在群裡,专精当小透明,世界沒有我!























王喻——你今天在哪裡微笑著?

※试着写写看⋯⋯
※不介意很难吃的话请继续(。)


烟灰色雾濛濛的天空,破碎的雨丝在风中晃荡着飘落。

雨水打湿了他的肩头和外套,而他试图从这个雨季裡回忆些什麽,春暖花开的舒适;泥土和着草地的清香;秋景中的萧瑟冷清;亦是冬时沁入骨髓的寒气。

他回想起海浪有节奏的拍打着沙岸的声音,可却连海水的一分咸味也闻不到,从鼻间融进他身体裡的只有一团闷黏的湿气,挺不舒服的。

那个时候,天很蓝,云很白,他们就像一对随处可见的普通情侣一样,牵着手,笑着走过沙滩。淡金色的沙地上会留下他们并行的脚印,然后一波波的海浪又会带走那些足迹,所有景象在阳光的照射下都熠熠发着光。


接着,他猛然想起,他们没有一起去过海边,而如果他们有多一些的时间——纵然还不够多——他们应该学着如何像一对普通情侣那样,过着普通但安逸的日子。


他思考起当喻文州说出「我们分开吧」那一句话、那短短的几个字的时候,他自己在想什麽?喻文州又是用着什麽语气开口?他有没有些微的迟疑和停顿?他是不是笑着的?


想那麽多有什麽用呢?


四周再怎麽吵杂也都入不了他脑海裡,他现在只想着,什麽时候天晴?

-


他每个时候都是笑得那样可亲,软糯的语气,配上他温和眯起的眼睛,王杰希甚至觉得自己能透过他的眸中观赏白云。


他的蓝眼睛裡有着一整片天空,他若轻轻莞尔,便是天晴了。



「我们分开吧。」



他挺像一隻趴在阳台上慵懒晒太阳的猫,熹微的光线抹在他的髮丝和脸庞上,惬意的把王杰希的手臂当作枕头枕着,他嘴角噙着笑,连说出口的语调都染着懒懒的味儿。那句话的尾音缠绵缱绻,像化在ㄧ池热水裡的ㄧ匙蜜糖,可在心尖上嚐起来却是苦的,留在舌尖还特别涩。

喻文州丝毫不避讳的望着他,平静的好像没有风雨、没有大浪、没有涟漪,但眼神依然是柔软的。

他果然是个遇到什麽事都很冷静的人,雨天的空气融进他的眼睛裡,哗啦哗啦是雨水落下的声音,和那微哑的嗓音混在一起,挠得人心头有些慌。

但王杰希终究是没有表现出来,因为喻文州是笑着的——只要喻文州笑了,王杰希就没了脾气。

-



外头的天气很好,晴朗到他们都以为不会下雨。



-



夏末秋初,天气还是有些燠热黏闷,风吹来还不是凉的,而这场雨季来得太过突然,和喻文州说的那句话一样突如其来得惊人。

他怕就算是一个太用力的吐息都能把彼此之间的距离给打散。

而这点道理他们多少都是会懂的,春天盛开的花朵就算再怎麽芬芳美丽也免不了枯萎的命运;夏祭灿烂的烟花绽放出绚丽的色彩过后徒留一片漆黑的安静夜空;把雪花握紧在手心也只是会更快失去;血花再怎麽憷目惊心也是会随着时间乾凅。他们都要知道,没有花儿不会凋零。


连撑起的伞花在大雨过后也是要收起的,纵使这场雨并不会那麽快停止。独自一个人撑着伞在外头晃也不坏,要说是调适心情之类的理由也罢了。打在伞面上的水珠颤抖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从伞的边缘跳了下来,雨滴是天空的泪水,而眼泪是珍珠。

平地上微微凹陷下去的一个坑洞成了一个小水洼,伫立在一旁,数着它泛开多少波纹,静静发起呆来。


他们算是分手了。


但毕竟是两个很理性的人,当然是十分平静的结束了一切,不会有什麽太任性太幼稚的举动,大概也是不会随便就哭了。


他原本是这麽想的。


喻文州原本是这麽想的,抬头看看天空。


那片天空下雨了。


喻文州眼裡的天空。


——真难看啊,喻文州。


_



世界上可是有七十几亿人呢,王杰希想。

有些人还没遇见,那要怎麽萌生出感情?但那些真正有情的人,还没爱上,便又要错过。

那是种遗憾,但光是能在茫茫人海中遇见那七十亿分之一的那个人,就已经是种缘分。

七十亿分之一的机率,遇见你。

「喜欢」;「不喜欢」,更简单了,只用二分之一。

他们宁愿像两个只会闹脾气耍任性的孩子,把那全都当作是年少时太傻而不懂蔓延在心底的情愫为何物。

只是若要再让他们做一次选择题——

-


「开个玩笑而已。」他想要一笑置之,像邻居家的顽皮小孩。

但他没说。


-

他不晓得雨什麽时候会停。

但只要那个人笑了,天不天晴也已经无所谓了。





就算那笑容不是对着自己,雨还是静静的下。




-



后记:

以雨过天晴这个题材写了两篇文,分别是在一起和分开的两个结局。

虽然写得很难吃,但内心非常平静x


琪朵,喻吹,RGB都能吃。

近期的自己十分怠惰⋯⋯沉迷喻队无法自拔


琪朵Macchiato

百fo了好想擴列⋯(不是

一個涉英腦洞

如題,一個涉英的腦洞,感覺要寫出來的話要花一段時間()

大概是惡魔涉或是吸血鬼涉,然後英智還沒確定好是啥。弓弦也是惡魔或吸血鬼,桃李先不公開

前提是還要有一對副CP,其中一個(兩個也行)要跟涉或英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我不知道副CP該要誰⋯⋯如果大家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提出來好嗎

.

.

.

.

.

.






雖然現在比較想寫叶喻和王喻(錯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