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涉英腦洞

如題,一個涉英的腦洞,感覺要寫出來的話要花一段時間()

大概是惡魔涉或是吸血鬼涉,然後英智還沒確定好是啥。弓弦也是惡魔或吸血鬼,桃李先不公開

前提是還要有一對副CP,其中一個(兩個也行)要跟涉或英是很好的朋友

但是我不知道副CP該要誰⋯⋯如果大家有什麼建議都可以提出來好嗎

.

.

.

.

.

.






雖然現在比較想寫叶喻和王喻(錯棚)

涉英——点我看涉英动作片

涉英联文
高铁站
地面组第二弾:一群太太中的小透明琪朵
关键词:宠物 打破平静的日常 补习
上一棒@画言 下一棒@段颜初景 



「补些什麽呢~☆」日日树涉拉长了语调,继续望着阳台上懒洋洋的躺在一起的猫,直到英智又叫了一次他的名字。

「喔呀?真是抱歉呢!只是觉得这样的景象不也是十分温馨吗?皇帝陛下离幸福又更进一步了呢☆」

天祥院英智莞尔笑了笑,轻轻扯了扯日日树涉的麻花瓣,「涉在说什麽呢?只要跟我的涉在一起,每天都很幸福的呀?因为涉是会带来爱与惊喜的存在嘛?像是魔法师一样呢?」

「Amazing!得到陛下这样的夸奖,是小丑最高的殊荣!」日日树涉大笑,「那麽我们现在先来想想,要补些什麽吧?」


灿金色的阳光糁在阳台上的两隻猫身上,彷彿被披了一层尊贵的金黄色绒毛大氅,而且还特别暖和。

英智喵抬起头,喵呜了声,朝涉喵蹭了蹭,示意它跟着自己起来。

「喵喵。皇帝陛下想要去哪儿呢?」涉喵起身,跟在英智喵身后。

两隻猫鑽过了未阖拢的落地窗,进到了屋内,看见了自己的主人和对方的主人肩併着肩坐在一起,它们两个也蹭到了自家主人的腿上。

「怎麽了?不再去晒晒太阳吗?今天天气真好呢?暖和暖和的。」天祥院英智轻笑,伸手抚了抚跳到自己腿上的涉喵。

涉喵的毛色有着和日日树涉的头髮颜色一模一样的月白色,而英智喵的毛色也是和天祥院英智的髮色一样,优雅的淡金色。

「还是说,你们也想要一起补习呢?」

「两个小猫咪也想要一起补习吗?那可真是惊喜!来吧来吧~」日日树涉也摸了摸英智喵。「不过,我亲爱的皇帝陛下其实并不需要什麽补习吧?」

「呵呵。」天祥院英智调皮的眨了眨碧蓝色的眼睛,「被涉发现了吗?因为这样才能有多点时间和涉在一起啊?」

「只要皇帝陛下有需要的话,只要呼喊我的名字,你的日日树涉就会在三秒之内,乘坐着热气球出现在你眼前,并为你送上一朵美丽的白玫瑰☆」语毕,日日树涉朝天祥院英智送上一朵玫瑰。

接过了玫瑰,天祥院英智开口道,「不只是这样,因为涉的补习很好玩呢?太无聊的内容我可是不接受的喔?」

像是附议他的话一样,英智喵也喵了声。

「你看?连它也同意了呢。」

「那麽,今天皇帝陛下想要什麽样充满惊喜的补习内容呢?让鸽子们跳舞?让玫瑰花瓣跳舞小丑也做得到喔?还是说——今天要来点更有趣的,要由你的日日树涉来为你献上一曲呢?」


TBC


后记就不废话了,给我们组太太和高铁组太太们打call

動作片什麼的我不知道()


謝謝各位的應援!
愛麗絲paro 小甜文一定會寫

諸君,抽到我就寫愛麗絲paro小甜文
請祝我歐

日常玩日日樹同學的頭髮
制服畫錯了別噴#
朋友們都去台北參加cwt了,覺得內心很翠⋯⋯

涉英——暴食的皇帝

※开头固定告白群裡的太太
※BGM心拍数#0822
※妈呀琪朵妳看看妳又写了啥难吃到死的东西了



这是一场危险的盛宴。

暗红色的大布幔遮挡住了,来自窗外的所有光线,唯有挂在高处的水晶吊灯剔透的奢华光辉。

这是一场恶之盛宴。

长型宴客桌的另一端坐着鬼王Beelzebub,他朝我狰狞一笑。

我假装没有看见他,低着头端详桌上的珍餚,浅金髮丝贴在两鬓旁。

皇帝必须要,优雅从容。太过鲁莽横行,会被认为是暴君。

于是一手拿着银质叉子,另一手拿着刀子,缓缓的动作,而第一个入口的佳餚是——希望。


——「你是断头台上的玛丽安东尼。」


当一个人失去了希望,就算心脏仍在跳动、血液还在流动、身体还是温热的,他却还是失去了自身存在的价值。

不需要过多繁缛的、肮髒的手段,只要吞噬掉人们的希望,一切便能无所畏惧,你就尽情歼灭掉世人的梦想。



——暴食的皇帝,今天的餐点还符合您的口味吗?



食尽了所有人的希望,御坐旁散乱着无数骸骨,可是皇帝陛下还不满足——还不够、还不够,内心如此叫嚷着、渴望着,再多一点,把至亲的的人也毁灭、践踏、残杀吧!


永远不会有满足的一天。


Beelzebub在向你挥手,而你离他又更近一点了。
连生命都卖给恶魔了吗?



小丑登上殿堂,白色的花瓣随着他的步伐片片掉落在大红地毯上,登上台阶,抬起头来,紫色眼睛透过面具直直的盯着皇帝陛下。他是在笑,然后倾身鞠躬,月亮银的长髮往前洩下,似波光粼粼的水流,水面有月亮的倒影。


你看月亮,它多多情,有圆有缺,朦胧夜裡,氤氲成诗。


皇座上的人有睥睨万物之姿,碧眸微微敛起,和小丑对上了视线。

「Amazing!亲爱的皇帝陛下,我是你的日日树涉!绽放笑容吧!让世界开满爱之花!歌颂蔷薇色的人生吧!」

他记得那人,那个小丑,也是被他吃掉希望的牺牲者其中之一。

他也曾经纳闷,为什麽明明失去了希望,小丑的身边还是闪闪发亮?

小丑说,因为他的幸福,并不是自己的,而是由他挚爱的朋友们带给他的,就算他们自己的幸福都有点破碎,但只要拼凑起来了,奇蹟就会出现。


——奇蹟、奇蹟,这样我就信他一次,请你出现。


笑了、笑了,希望能在你身边,一直笑着。



「你要成为我的小丑吗?」

「Amazing!这真是个有趣的提案。」带着面具的小丑在笑,「我有这个荣幸成为陛下的小丑吗?」


「如果你愿意,我的涉。」在我有限的生命裡,成为我专属的小丑,待我离去之时,你便自由。


从今天开始,暴食的皇帝有了专属的小丑。

也是从今天开始,暴食的皇帝开始学会畏惧。


开始畏惧死亡。

想要在心脏还是跳动着的时候,感受到原来自己还活着,自己吞噬掉的幸福,并不会成为自己的希望。

想要在心脏还是跳动着的时候,感受到活着的喜悦。
也许我们都给彼此带来了光。

拚命的告诉自己,还不是时候、还不能结束,小丑正在为了皇帝表演着,所以皇帝自然还不能倒下。

于是,收起眼泪、收起思念,聆听生存的证明。






空气很安静,静的天祥院英智开始属起了自己的心跳声。


一下,我还活着。

两下,我还活着吗?

三下,太好了,我还活着喔?

开门的声音突兀的响起,天祥院英智闭上眼睛。来了,恶魔来找他了喔?要结束了⋯⋯

鼻间有着浓郁起来的花香味。

睁开眼睛,日日树涉的笑容近在眼前。

一百零一下的我喜欢你。

一百零二下的我喜欢你喔。

一百零三下的,你听见了吗?

「累了吗?那就休息一下吧?我敬爱的皇帝陛下,醒来之后一切就会没事的,你的日日树涉会陪在你身旁。」

一百一十下。

你看,恶魔来了喔?




你要自由了。

当我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这便是代表着我认为我已经足够享受过这个世界,你给予的惊喜、你给予的爱意,它们将会伴我走过地狱的每个黉夜,我的世界将会由你的笑脸和声音、你的玫瑰和鸽子,一点一点组成的。

所以听好了,请不要在我的坟前停留。

因为你要自由了。




暴食的皇帝举办的晚宴,你是否收到他的邀请函了呢?

他将会准备许多丰盛的食物让你食用,即使吃到撑了,也必须全部吃完喔?

听着一遍遍听到厌倦了的恶魔低语,和不停发疼的胸口,吃掉了盘子裡最后一个希望。


直到心脏停止,希望也不会被抹灭。。




后记:

噫⋯⋯我要升高一了⋯⋯想想就觉得心累
今天也依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麽的琪朵x

没什麽想说的,继续替群裡太太打call

琪朵Macchiato










涉英——断翼鸟

※部分侦探怪盗活动剧情
※私设捏造有
※太久没写文所以乱七八糟有够难吃的涉英


阳光懒懒地照着,那人也懒懒地躺在我怀裡,我看着他,心说真好看。


他嘴角的笑容很淡,淡到我觉得他并不是在笑,可是他是小丑,他必须要先高兴的笑着才能给观众带来欢乐。


红茶的香味混在花香裡,他开口,吐出的话像是要被风吹散,然后和那些香气融在一起。


他说:「亲爱的皇帝陛下,不知道你的日日树涉是否有这个荣幸能为你说一个故事呢?」


我扯了扯他的麻花辫,并没有很用力,就轻轻拉一下,并答应他了。


于是他开始叙述——


男孩握着拳头平放在眼前,接着慢慢的打开掌心,一朵豔丽的绯红花朵静静躺在他手心裡,他紫罗兰色的眼睛在笑。


人们鼓掌叫好,拍手和褒扬,并称他为天才。


男孩每天做着同样的把戏,久而久之,围在他身旁夸赞他的人离去,掌声变得稀稀落落,最后甚至听不见了,人们丧失了热情。


坐在沙地上,身旁的几朵玫瑰有被踩碾过的痕迹,髒髒皱皱的。


他明白了,人类这种生物是会感到厌倦的。对平凡的事物、和没有惊喜感的事物。


于是,他悄悄下了个决心。


他要把惊喜散播到全世界,太普通是不会被喜爱的。


所以,他每天练习新的把戏,让大家不会觉得他「普通」,让大家认为他是个能带来「惊喜」的存在,他又重新被冠上「天才」的称号。


看腻了五彩缤纷的玫瑰,那我便用鸽子的羽毛充当天使的翅膀。


男孩原本以为,只要他每天努力学习新戏法,人们便不会抱怨,可惜他终究错估了人心。


「——太高尚了,不太能明白。」他们这样说。


说什麽呢——因为他们也不过是庸碌世道裡的「普通人」。


而天才总是孤独的。


那麽就让他安静的做一个,不被世俗认同的「天才」,被强制划分为异类,最后只能隐藏自己,戴上华丽的面具,伪装所有一切。


成为一名丑角。


用自己廉价的笑容去赌上一切。


但那一切——


「喔呀?一切仅都是日日树涉开得一个玩笑,请皇帝陛下展露出笑容,这是小丑的故事,结局应该要更加、更加的Amazing才对!那麽……」


「那麽我也给你说个故事吧?」强制打断日日树涉,天祥院英智敛上碧蓝的眸。「你愿意听吗?我的涉?」


日日树涉愣怔半晌,「乐意之至!我的陛下,这可是小丑的荣幸!」


他优雅的皇帝也说起了故事。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裡更像天堂,四周很白,看得他有些懵。


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比这裡更像地狱,周遭静谧,彷彿连空气都没在流动。


倒是有水滴滴落般的细微声响,而他宁愿把它当成是谁的脚步声。


天使走路会有声音吗?那麽恶魔呢?所以是谁会带我离开这裡?天堂还是地狱比较适合我呢?


——也许不管到哪裡都没有我的容身之处吧?


但这也是他最希望的结局。


食物没有什麽味道,可是药很苦,曾经试着把糖果和药一起吞进肚子裡,可是却被戴着眼镜的护士小姐训话了好久,觉得她和某个朋友有些相像所以忍不住笑了出来,却又再被唸了一次。


但是呢,习惯了以后,彷彿一切都会变得理所当然。


医院的营养餐、打针、点滴、药物和痛苦。


生活太过单调,一成不变的走着昨天的道路,永远不转弯的听从别人的安排,这样的日子、必须改变。


是的,「必须改变」。


我步行在每个漫漫夤夜裡,辗踏过其他美丽的事物,像是一朵藏着剧毒的漂亮花朵,潜伏在夜裡守候,望不知情的单纯人们用生命替我赞咏。


淤泥也罢了,来自地狱的烈火焚烧着我,火花像是跳舞的蝴蝶,牠们欢愉的飞,熔化了所有,并把那些披在身上的虚伪都燃烧殆尽。


残存赤裸一片的心。


笼中的鸟儿忧鬱的歌唱;笼中的鸟儿嚮往青空;笼中的鸟儿渴望飞翔。


奋不顾身的挣脱禁锢,以为得到自由了,一振翅膀,往奇蹟的光芒飞去——


忘记怎麽飞行了,于是摔得遍体鳞伤。


他遇到了神明大人。


一个,坠落人间的神明大人。


神明大人太过耀眼,平凡人不懂得理解。


可是那种耀眼正是他希冀的,比起默默的死去,他更奢望的是灿烂的结束生命。


有魔法一样的紫色瞳仁透过半脸面具直直盯着他瞧,而他却是望向他身旁的白色玫瑰。


只见神明大人拾起其中一朵白色玫瑰,递到他眼前时变成一朵蓝色玫瑰。


他有些兴奋,颤颤巍巍的接过了玫瑰。


神明大人轻呼了声Amazing,看着似乎也很高兴。有几隻白鸽歪着头,停伫在他身边。


神明大人摘下了面具,莞尔一哂,「Amazing!我是你的日日树涉!」


像是穿着中世纪欧洲礼服演歌剧的人们,四周有豪华却无用的装饰品。


他用宏亮的音量自我介绍。


那是来自天堂的使者,传递着幸福的诗歌,羽毛在空中洒落,童话故事般的场景,金碧辉煌的城堡,和摔碎了的玻璃鞋。


而神明大人亦然,比耶稣还更像个救赎者,但比撒旦更会蛊惑人,可他却亦是个人类。


——他也会感到厌倦。


总有一天,小丑会厌倦自己的角色,抛弃滑稽好笑的外表和有趣的把戏。


总有一天,神明也会停止给世界带来幸福,冷静沉着的观赏上演的毁灭。


天使的翅膀被我折断了,汨汨流着罂粟色的血,我用那颜色去把你的白玫瑰染成漂亮的珊瑚红。


血会流乾的,血花也会凝固的,花总会凋谢的,不过是我先把它摘下来而已。


送给你了喔?你说好不好呀?


「I have the wing,but I can't fly.」


温柔的捧起受伤的鸟儿,希望牠学会飞翔。


牠确实飞了,努力的飞了。


飞进他的鸟笼中,宁可过着安逸的生活。


翅膀好像断了呢。


不过这样也好,没人会去打搅,也不用担心突然的离去。


牠的世界——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后记:
復健文笔练个感觉瞎写写,因为太久没写了。

就拿文手挑战开个刀。

把两个挑战弄在一起了。
1、用阳光懒懒地照着,那人也懒懒地躺在我怀裡,我看着他,心说真好看开头写一篇虐文
2、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作结尾写一篇虐文

就这样,不知道下次更文是什麽时候。

最近很常头痛,还因为某段日服剧情所以有些怒(唉

说说新角,觉得日和是菜,他给我一种闪亮亮的感觉,不过是个可爱的路痴笨蛋还特别吵(是粉

觉得涟在带小孩2333

劝 凪砂 快 出现 喔 。
琪朵Macchiato


外面風大雨大,颱風天就是要窩在家沈迷涉英的美好!

當英智對著紡說出,以前你邀我去唱卡拉OK那次,我果然還是應該要去的喔?應該要像普通高中生一樣享受小小幸福並且感到滿足比較好吧?

我覺得自己快哭了。

英智也正在尋找自己的幸福,即使是多麼微小、對平常人來說多普通的事,在他心中就是幸福。

英智是大天使哇⋯⋯(暴風哭泣)

祈願你能幸福,大家最敬愛的皇帝陛下

大銀河宇宙ナンバーワンバースデー

有沒有哪裡的QQ群可以讓我闖⋯⋯
涉英或是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