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英智对着纺说出,以前你邀我去唱卡拉OK那次,我果然还是应该要去的喔?应该要像普通高中生一样享受小小幸福并且感到满足比较好吧?


我觉得自己快哭了。


英智也正在寻找自己的幸福,即使是多么微小、对平常人来说多普通的事,在他心中就是幸福。